秦川。

[维赛/ABO设定]我喜欢上了一个Alpha,可我不是真Omega怎么办? 1

厕所余生:

应该有ooc,祝您不被这点ooc影响到食用心情。


Alpha维鲁特xBeta赛科尔


    1.




  故事要从路普家刚有了赛科尔的时候说起。




  这小孩,刚生下来就不得了,要搞事。主要是因为在此之前老路普不知道为什么就狂吹自己儿子是Alpha,这还没生下来呢就吹,注定要打脸。果然出生证明上写着个男Omega,老路普这下有点愁,干脆散播儿子是个Omega的消息比散播儿子是个Alpha的消息更广,让听了他吹自己儿子是个A的人以为自己听了假牛逼。




  过了几天,医院发了一张长长的,言辞诚恳的致歉书,大意是对不住,刚来的实习生,把您儿子的性别打错啦!应该是Beta才对。




  老路普傻眼了,我去不早一点说?路普夫人一巴掌拍老路普头上,瞪着老路普还不快去想办法?但是人在江湖,讲究的一个是吹,一个是面子,这吹了又吹接着打脸怎么行!成,老路普咬咬牙,从今往后,也只能让赛科尔——他儿子,不惧艰险,永往装O了。




  只是可怜赛科尔堂堂八尺男Beta,一字一句间,就敲成了男Omega。




  2.




  事情还没完!这玩意,Omega多珍惜一种类性别啊,委婉一点而言打个比方,Omega来到这世间,仿佛知名电竞选手进了网吧,著名偶像团体走个机场。没过多久,克洛诺家又寄信过来了,省略一切无用语句结合文章大意来看,就是咱们俩家——




  结个娃娃亲吧。




  ……哦。




  我的娘啊不得了了!!!!这可是克洛诺家发来的信函啊!老路普愁眉苦脸抱着信封——他该用什么词语拒绝才显得高雅不失体面而并非冒犯啊!老路普瞅一眼摇篮里的赛科尔,再瞅一眼信封,又咬咬牙,回封信说:“今天天气不错哈。”




  而克洛诺家也就真没再追究,把这事放一边,要以后再议了。




  3.




  赛科尔刚来国军院一个月,Alpha级Beta级Omega级全校皆知,一个Omega有堪比Alpha甚至几乎优于大部分Alpha的运动能力,单手打趴Beta教官甚至强烈要求把自己调去Beta级。




  啧啧,好嚣张!




  事情闹得大了,老路普干脆凭着和院长的交情暗地送了棵老人参,院长咳嗽几声,手一挥,就特殊情况特殊处理了。




  于是赛科尔就成了国军院史上第一个在Omega级受Alpha体能课教育走Beta课程的假Omega,可以说在赛科尔身上三个性别进行了极其和谐的民族大融合,真是后生可畏啊。




  也是这时候,克洛诺家再次把搁置了17年的提案拎出来,表示咱们俩家,让维鲁特和赛科尔——见个面吧?




  见你个头啊见!老路普本以为这事情已经随着时间的流逝被人们所淡忘,没想到你们还记着呢?他拿着信恨不得朝上面吐两口血,你丫这过了17年还惦记着我们家赛科尔这到底是要怎样?归根结底你们家其实是要造反对吧!




  




  于是赛科尔回家就见着老路普拿着张信纸愁眉苦脸望过来。




  “儿啊,”老路普摸摸下巴,“要不你装场发情期吧。”




  赛科尔摔门就要离家出走了。




  4.




  最后这一面还是得见,俩家长辈商量好让小辈自由恋爱不干涉不跟随,于是当天老路普在约好的地点的那一桌的后一桌,和克洛诺家主,say了个hello。




  想必克洛诺家主是担忧着出意外,老路普也担忧着出意外,担忧着维鲁特不小心就把赛科尔给抽死了,毕竟见面的人是O还是B对于心理因素的影响至关重要,打个比方说就像你娶一个貌美如花的年轻姑娘和娶貌美如花的年轻姑娘的邻居王大婶,这心理落差不止一点。




  所以还是得要看着点,老路普宽慰自己说这并不是好奇偷听墙角,而是对自己儿子的负责。




  




  赛科尔刚落座就听见隔壁老路普亲切又不失关怀的听墙脚声儿,强行忍住了当场朝后头看一眼的冲动,朝对面的维鲁特微微一笑,外加在心里对老路普偷偷翻的一个白眼。




  “想喝点什么吗?”对面维鲁特递过来一个菜单。




  “我想上个厕所。”赛科尔说。




  ……不要那么直白好不好!好歹也说个洗手间啊委婉一点!老路普莫名其妙的就投入了一颗看戏的心,为了寻找共鸣一般还扭头看了眼克洛诺家主的反应,结果丫居然也跟着研究菜单起来了,原来你真的只是来当保镖的是吗!




  老路普大失所望。




  




  时间随着维鲁特的沉默不语中度过,克洛诺家主也沉默不语,老路普跟着沉默不语。




  恩,半小时了,老路普突然有一种果然的感觉。




  赛科尔这丫肯定掉茅坑里头了。




  




  赛科尔当然没掉进茅坑里头,他从厕所翻窗出去之后也没走远,顺着去了附近的公园坐在秋千上有一搭没一搭的晃着。晃着晃着有人就来了,赛科尔心里猜着十有八九是老路普,目光四处乱飘就是不朝后面看。




  “咳咳……”脚步顿住,轻咳两声像在压抑笑意,赛科尔突然一下子就沮丧极了,你儿子这般被封建残余制度迫害你居然还笑?啧啧啧自己简直就如同冬天地里不要的小白菜,凄凉寒苦悲伤到泪流千丈却男儿有泪不轻弹忍住我就是不哭,闷闷开声道:“爹……”“原来你还有抢小孩秋千的兴趣。”两句话同时响起,身后的声音顿了顿,像有点讶异,“我什么时候有这么个智商的儿子了?”




  赛科尔猛然意识到这玩意我叫错爹了,转头一看果然是同样受到强行拉郎配制度迫害的战友维鲁特同志,维鲁特挑挑眉:“我怀疑我生了个假儿子。”




  ……靠!




  “你16岁就有一个17岁的儿子的了,很棒棒喔。”赛科尔翻个白眼。




  “是啊,所以才说是假儿子。”维鲁特坦然面对对于自己儿子的外界质疑,“我的儿子怎么会愣成这样。”




  “你……!”赛科尔瞪起眼睛。“不过帅气倒是及格。”丫有轻飘飘来了一句,于是赛科尔只好一口气堵在胸口,十分不有利于健康。




  哪个人说的克洛诺家大少爷温文有礼和善待人的?站出来!




  维鲁特却被赛科尔的这幅样子逗得笑出声来,也跟着坐到赛科尔隔壁的秋千上两脚蹬着晃晃——恩,腿太长了,荡不起来,只能晃晃。




  “你坐下干什么?见面场所还要延伸到公共场所吗?”赛科尔暗示你可以滚了。




  维鲁特很想提醒他其实刚才的咖啡厅也是公共场所,而且这么一说搞得好像他们刚才在很不正规的地方见面搞什么不可告人的交易似的!但还是憋住了。




  “其实……我不是很想回去。”维鲁特慢慢地瞟一眼赛科尔,又慢慢地把目光收回去以营造自己很惆怅的假象,“从小时候起,我就一直被按在家里学习,休息日也不能出去,所以我的童年,是在一旁看着大院里的小伙伴玩,而自己只能做题过来的。”




  我靠,忒惨。




  赛科尔设身处地一想,悲怜之心顿起。




  “现在……”维鲁特垂着头,在秋千上晃啊晃,“我好不容易有借口出来了,想在外面多玩一玩。”




  赛科尔想了想,拉住维鲁特的手,豪情万丈:“别担心,爸爸带你浪!”




  “好。”维鲁特抬起头,嘴边的笑意又浓了几分。




  5.




  说是要带人浪,但在技术上还是产生了一点偏差——实际上他也不太知道该带人往哪里玩,所以说自己周末到底都在干嘛……?




  不知道。




  “去南街吧。”维鲁特在一旁看赛科尔是真纠结,给他建议道。




  “你又知道南街了?你不是一直没出过门吗。”赛科尔提出质疑。




  “……”维鲁特用惊叹的眼神看了赛科尔一眼,好歹我也是在这里长大的塔帕兹人好吗!且不论我并不是从来没有出过门,就算没有出过门,为毛我一定要对外界环境一无所知啊?维鲁特被赛科尔的脑回路卡了卡,道,“我……看旅游攻略的。”




  “哦,那就照着攻略上的走起吧。”赛科尔一脸恍然大悟,点点头。




  …………丫居然还真信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赛科尔倒也没这么甜就随便信了,主要是他想着一他不是真O;二维鲁特也不一定打得过他;三反正出了趟门,干脆就陪这可怜孩子玩一玩吧。




  那就玩一玩吧!




  南街是首都著名的小吃一条街,其地位相当于北京王府井广州上下九,到了那里维鲁特猛然醒悟其实小吃街从来不是最佳选择。




  但这个错误犯的情有可原,毕竟没人告诉他赛科尔这么能吃辣。




  “不,我吃一串就行了。”维鲁特拒绝。




  “好不容易来了,多吃一点!”反正是你买单。




  “不,我吃一串就行了。”维鲁特严肃。




  “好吧,”赛科尔笑嘻嘻,“我帮你涂辣酱吧。”




  “……我不吃了!”看着红澄澄的颜色维鲁特此刻是真心有点想跪了。




  赛科尔神清气爽,算是报了假儿子之仇。




  “真是……”维鲁特托了腮似笑非笑地望过来,“你要真是一个Omega,那你肯定不是正常的Omega。”




  我本来就不是Omega,所以我是一个正常的Beta。赛科尔毫不在乎,把一串往维鲁特跟前一递。




  “如果你是个正常的Alpha,就跟我一块儿吃烤串!”




  ……最后一点尊严不能丢!维鲁特快要拍桌子了,接过烤串。




  视死如归的表情。




  




  确实少见,一路下来维鲁特彻底抛开了那些繁琐规范的礼仪和克洛诺家长子的架子,陪着赛科尔吃下来——他喝多吃少,现在嘴里叼着个酸奶盒,含含糊糊的和赛科尔拌嘴,赛科尔则狂笑他的咬字。




  赛科尔这个人,似乎天生就有一股让人放松的气息,在南街末尾的模糊灯光里,维鲁特看见他上挑的眼角,想起了家里曾经养过的一只猫,散漫高傲。




  “好了,该回家了。”




  赛科尔似乎天生说话之间就粘连着,出不了力气似的,听起来却又清晰,维鲁特发现赛科尔好像特别喜欢把一边嘴角勾起的表情,发现赛科尔有两颗相对称的虎牙,也发现开心的时候赛科尔的眼睛会炯炯有神,像在平静的海面映出苍穹里的万千灿烂星辰。




  而现在赛科尔的眼睛就在褶褶发着光,把这一小块昏暗的地方照的亮堂堂。




  “到时候传出来说——克洛诺家大少和某Omega夜不归宿,事儿那可就大了。”赛科尔开着维鲁特的玩笑,却见到维鲁特一脸严肃的思索,“诶诶诶我就开个玩笑!”




  “你什么时候是Omega了,你不是Beta吗?”维鲁特的表情慢慢转成了笑容,看得赛科尔一愣。




  “可是就算我是Beta,你也不能和我夜不归宿啊。”




  维鲁特:………………………………这走向是不是不对?




  tbc.




       最后,感谢食用!到时候有时间再填,等我慢慢写手稿再传上来吧……恩。上学去了。

评论

热度(186)

  1. 厕所余生厕所余生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万古长青
  2. Noers.Ring厕所余生 转载了此文字
    但无论如何,新的坑也在真是太好了
  3. 秦川。厕所余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