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川。

[维赛]维鲁特我说我深夜失眠,你居然不来救我

厕所余生:

人物ooc有
推荐BGM:Chains of Promises(Dulsae Remix)-Elsa&Elmilie/Dulsa
感谢食用


“维鲁特,你看我!”
维鲁特被下铺传来的噼里啪啦咚砰嗙吓了一跳,赛科尔没事人一样拍拍屁股又站了起来。
“维鲁特,我失眠了。”
“赛科尔,我也失眠了。”
维鲁特绝望地挤出声音,扯起被子闷住眼睛。
“你深更半夜能不能消停一点。”


最近赛科尔失眠了,唑吡坦和莎士比亚都救不了他的那种程度。
而一旦失眠赛科尔就会乱想,一旦乱想就会激动,一旦激动,就会骚扰到上铺的维鲁特。维鲁特真是好冤枉,好无辜,日子好难过。
“看了心理医生了吗?”
“看了看了。”赛科尔吃饭时候听维鲁特这么问还挺不以为意的摆摆手。维鲁特真是心好痛,你为什么要不以为意,历史上的大错往往就是不以为意造成的,要以史为明鉴啊。
但是维鲁特觉得说了赛科尔也不会听。
“…试过数羊吗?”维鲁特问。
“试了,没有用。”赛科尔一支手撑着下巴,一支手拿着勺子扒拉饭,“维鲁特,我失眠真的好痛苦啊。”
我知道,我也很痛苦。维鲁特心说。
“你什么时候来救我啊?”
维鲁特听了愣是手抖掉了饭还不知道,被勺子诓了一口。
什么,我来救你?你来救我还差不多。


睡不着之后很显然时间就空余了很多,一个人每天的健康睡眠时间是八小时,一周里面就要睡五十六个小时,一个30天的月份里面就要睡二百四十个小时,相当于八天。
赛科尔失眠了好几月,他的生命里面就多了好几天。
这么多了的好几天显然不能靠回忆往事和骚扰维鲁特过活,这不科学,而且自己满腔豪情壮志一肚子的好计划就憋在腔和肚子里,难受,难过。
于是赛科尔捡起来了他的吉他。
赛科尔没学过多久的吉他,指法忘得差不多了,正好这维鲁特提出抗议让他安分一点,晚上赛科尔就盘腿坐在了国军院教学楼的天台上,借着月光辨认谱子上模糊的字样弹的断断续续。
他几天没睡觉了?
赛科尔忘了。
但是维鲁特记得,每天起床下面空空荡荡,被子整整齐齐,没有一点人的温度,他就知道,啊,赛科尔又没睡觉了。国军院每天的课业繁重,体能课和体锻一起来都必不可少,虽然很多时候这些东西对于赛科尔来说不值一提,但维鲁特觉得这样不行,看着自家发小眼底下越来越重的黑眼圈,为了世界和平,为了宇宙不被破坏,当晚他扯住赛科尔说你别走。
“干嘛,你要打架?”赛科尔吓了一大跳,手里的吉他也跟着晃了一下。
“上来,睡觉。”
赛科尔很显然在吓了一跳的程度上又大吃一惊:“维鲁特,什么时候你那么开放了。”
“白痴,你到底在想什么?”维鲁特白眼翻到头顶,“你必须要有正常的睡眠时间了。”


维鲁特的意思是说赛科尔上来上铺和他一起睡,结果就是现在他和赛科尔大眼瞪大眼。
两个大男人挤在一张床里可能是有点挤,应该是说,非常挤,赛科尔看着维鲁特那个近在咫尺的严肃认真板着的一张脸突然就捂住眼睛笑了起来。
“维鲁特,你是不是还把我当成十岁那会儿看呢。”
这不是没话找话,这是有现实依据的。
赛科尔是影神力的拥有者,却极其意外的怕黑,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可能是以前那段铺天盖地粘住人心脏的经历让他始终带着一片阴影。最后是维鲁特把他扯了过来,俩小孩睡在一张床上,赛科尔蜷着身子,却意外感受到心安好像泻堤洪水,带着他和着提防过后的疲惫往睡意的深处卷。
维鲁特没有应答,眼皮覆盖住了那双赤红色的瞳孔,窗帘没有掩住的月光斜斜撒下来,赛科尔看着,好像那些在天台上的模糊音符又跃回眼前,和两个人不同步的心跳声一起奏响。
“维鲁特。”赛科尔喊了一声。
“睡觉。”维鲁特手抓住赛科尔的胳膊,体温透过衣料传达到皮肤上。赛科尔吸了吸鼻子。
“睡不着。”
“你怎么才能睡着?”维鲁特闭着眼睛皱起眉头,赛科尔心想这回我没那么好解决了,今时不同往日,现在的情况很复杂!
“你都不来救我的。”
“半夜失眠你都不来救我的。”
赛科尔想蜷起来,但是这个床又地方十分不足,于是他就往下缩了缩,突然被维鲁特抱进怀里,话语带着感受到的胸腔的震动一齐传进赛科尔的耳里。
“这样呢?你别和我说你还要摇篮曲。”
“嗳,”赛科尔手环过去扯了一下维鲁特的睡衣,“你悠着点,好闷。”


最后赛科尔还是稀里糊涂地睡着了,半夜还梦见维鲁特踏着七彩神云头顶万丈光芒从天上降下来,张开他的双手扯出和善的微笑,仿佛圆神从天而降,吓得梦里的赛科尔一屁股坐在地上,老天爷我还不想被回收,我还想再活五百年。
还有铺天盖地的睡意,赛科尔一觉睡到了第二天晚上七点。
天都黑了,自己一个人四仰八叉地趴在维鲁特的床铺上,枕头上是维鲁特洗发水的味道,头疼,肚子饿,眼皮撑不开。
赛科尔估摸着现在大概已经开始了晚自习,宿管老师居然没强行把他搞醒再赶去上课多半是维鲁特的功劳,他咸鱼一样翻了个身,根本懒得动。昏昏沉沉。
然后维鲁特就真的顶着万丈光芒来了,不过没有张开双手,没有和善微笑,没有七彩神云。
他只是打开了宿舍门,然后走廊的灯光照进来,赛科尔从喉咙缝里面努力挤出来了一点断断续续的沙哑声音,维鲁特抬了头:“醒了?”
赛科尔有气无力地抬抬手。
“醒了就把饭吃了吧,饭后三十分钟再吃退烧药。”
维鲁特把手上的塑料袋打开,再把里面的饭盒依次拿出来,赛科尔突然就有了很迷幻的感觉,明明维鲁特还好好的,自己却非常不好好的,还趴在维鲁特的床上,被维鲁特大爷一样伺候着。
神奇。
赛科尔觉得哪里不对,但脑海里面一团浆糊一样钝痛着,他蠕动到床边,挣扎着要起身下来,被维鲁特摁住了。
“你发烧了。”维鲁特抬头看他,一脸认真,“三十九度八。”
“……喔。”赛科尔多久没发烧了,真是久违了,他等着维鲁特接着皱着眉头唠叨他——一般来说流程都是这样的,但是今天的维鲁特很显然不是一般的维鲁特,他把饭盒送上来,居然还默许了赛科尔在他的床铺上面吃饭,这对于一个洁癖而言是多么伟大的创举啊!
病号真是有特权。
赛科尔支起身子,看着维鲁特打包回来的皮蛋瘦肉粥,淋了酱油的牛肉肠粉和炒牛河,香的不得了。生滚的皮蛋瘦肉粥温温的不烫口,米粒融在粥里,稠稠的又饱腹。赛科尔要躺下来泪流满面了。
“我给你请了病假,校医来看过。”维鲁特坐到宿舍标配的桌前,拧开柔黄色灯光的台灯,把作业放到桌面上,“我和老师申请了,晚自习在这里守着你。”
“嗯。”这个角度赛科尔能看到维鲁特头顶的发旋,觉得真不知道那群老师和维鲁特的那群小迷妹会怎么想,特别申请特别打包饭菜专门回去照顾生病的害群之马,真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希望他就这么病死在床上,但是维鲁特没有,也不会有。
赛科尔身体本来就硬,然后还有天选者的buff加成,一顿饭落肚子里面之后精神恢复了六七成,又有心思作妖了。
“维鲁特,帮个忙,把我的吉他拿上来呗?”
“你要休息。”维鲁特无声地反驳。
“我才吃完饭,还要等着吃药呢,这三十分钟总不能让我躺在床上吧?对胃也不好,你说对不对,我练个吉他而已,也不唱歌。”
维鲁特想了想觉得很有道理,把墙角的吉他递了上来。
赛科尔看着维鲁特,心中觉得什么时候维鲁特才会来救他呢?但是他不开口,有谁会来救他呢,没有人知道,他就这么快要溺死在泥潭里面,想着对维鲁特发酵变质的感情,想着这段喜欢。
赛科尔接过吉他,装模作样地拨了拨弦,那些模糊音符又在眼前跳动了,好像心电图,合着以前安静的月光,合着心安。
第一,我喜欢你。
第二,我很喜欢你。
第三,我超级喜欢你。


随着旋律赛科尔逐渐勾起嘴角,这真是一个很不好的场景,一个在深情弹吉他,一个在埋头写作业,但是这又是很好的场景,因为他心里明白,只要他喊一声维鲁特,维鲁特就会抬起头,从他的课本里面出来,问他怎么了。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某种意义上来说人是和的,但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又只有赛科尔一个人。
大概。
“《Chains of Promises》。”维鲁特抬头。
赛科尔挑了挑眉。
“昨晚上你说了梦话…”维鲁特说,“你叫我别丢下你。”
赛科尔一下子仿佛被噎住,什么玩意,那种脚踏七彩神云头顶万丈光芒的有什么好不要丢下他的。仿佛产品与图片不符,赛科尔突然看不懂自己。
“你问我喜不喜欢你,我可以把这个当真吗?”维鲁特接着问,他赤红色的双眸带出了锐利,却又在半途被灯光柔和,赛科尔没有说话,维鲁特就自己接下了自己的话头,“我把这句话当真了。”
“…我喜欢你,赛科尔。”
赛科尔恍惚了一下,问:“真的假的。”
维鲁特说是真的。
赛科尔愣住了,赛科尔傻了,赛科尔当机了,他知道这是真的了,这是什么意思,维鲁特也喜欢他,就是他对维鲁特的那种喜欢。原来不开口也会有人来救他,维鲁特终于来救他了,把他从泥潭里面扯出来,告诉他我喜欢你,但是他始终想确认多一遍,确认再多几遍,他喜欢极了我喜欢你这四个字的发音,他憋了一会,问维鲁特:“维鲁特你能不能再多说几次?”
维鲁特看着他,赛科尔一拍脑袋:“巧了,我也好喜欢你。”
他的英雄终于来救他了,万丈光芒,七彩神云,一个也没有,但就是这么一个普普通通又十分不普普通通的一句话,带着千万的珍重,破开了他重重的防线,拉起他,就像歌里面一样。
不敢确认,不敢保证,带我走吧,往后就明了了。
“维鲁特,我真的特别喜欢你,比你想的还要喜欢你。”
“我也是。”


/END


感谢食用!
好久之后,重捡回来维赛,唉他们还是像以前一样好啊,好的不得了,闪闪发光。
我真的吼喜欢维赛!比他们想的还要喜欢他们,就算我现在有点淡了,也还是吼喜欢他们。
造是这样,不要问我为什么赛科尔以前会学过吉他,我不知道,只是小江说想看,我就一合计之前小江的生贺还没有给,干脆又有脑洞,就写了,虽然好像并没有什么吉他的成分,也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懂我在说什么,毕竟好久没写了就是这么一个复健…


歌可以去网易云搜一下 Chains of Promises(Dulsae Remix)-Elsa&Elmilie/Dulsa
真的特别好听,呕血推荐!
附上部分歌词:
Can't say I did
不敢确认
Can't say I never will
不敢保证
Just take me, then we'll see
带我走吧,往后就明了了
Don't know if I should try
不知道我会不会
Don't know if I'm alright
不知道我行不行
But just take me, then I'll please
但请带我走,我会很高兴的
Cause I don't even care
因为我不在乎别的
I don't even care
我不在乎
I don't even care, just take me there
我不在乎,带我走吧
……
Chains of promises, I don't even care if they are lies
承诺的枷锁,我不管是不是谎言
Keep your fingers crossed real tight and I swear I won't mind
只要与你十指紧扣,诺言都无关痛痒
Oh my under the streetlights come on let's waste our time
让我们在街灯下缠绵吧
……
Didn't say I would stay, didn't say I'd walk away
别说我是否会挽留,别管我是否会远走
So just take me, then we'll see,带我走吧,往后就明了了
……
If we die,死也要在一起
If we die,死也要在一起

评论

热度(159)

  1. 厕所余生厕所余生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万古长青
  2. 往者思柬厕所余生 转载了此文字
    真的超喜欢这篇的。
  3. 万里川泽。厕所余生 转载了此文字
  4. 秦川。厕所余生 转载了此文字